《二师兄的剑》by 小黑熊

短文,超可爱小萌文。剑灵x病弱清冷剑客。
虽然作者君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是一剑霜寒十四州了啦……

二师兄的剑 by 小黑熊寒光十四是一把剑。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寒光十四州。

寒光十四不是一把普通的剑,他——是一个成了精的剑,简称剑精。

寒光十四还是很满意自己的名字的,虽然他的朋友们,譬如焚寂,譬如天河剑譬如六脉神剑譬如剑南春都比他有名很多很多,但是他依旧保持着一颗平常的心态,该挂在墙上的时候就挂在墙上,该挂在主人腰上的时候就老老实实的贴在主人腰上。

可是最近,寒光十四有一点忧郁。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寒光十四是个剑,但凡一把剑都要有一个主人,对于一把剑来说,主人往往是很重要的,这个主人可以不英俊但是一定要有男子汉气概,当然,他最好是个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大英雄,这个主人可以有很多红颜知己,但是他一定要有一种清冷孤寂的气质,一看就知道这人如同雪中寒梅,迎风傲雪,不折铁骨。

寒光十四现在的主人叫做晋岚,他长得很英俊也很有男子汉气概,他没有很多红颜知己,他有一个文弱书生一般娘子。

而这个娘子,就是寒光十四烦恼的根源。

哎。

挂在墙上的寒光十四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他的主人晋岚已经有一个月没有拔出他了,这无非是一个月前,正在同晋兰亲热的秦疏抱着晋兰的时候腰被寒光十四给搁到了,然后无意中的抱怨了一句,成天带着把剑,只知道打打杀杀,我怎么会喜欢上你这样的武夫!

在寒光十四的眼里看来,秦疏无非是想撒个娇罢了,但是他的主人晋兰却把这话当了真,一脸认真的盯了他许久,然后把他挂在了墙上。

这一挂就是将近一个月直到那一天,晋岚忽然把他取了下来,用一块干干净净的蓝布把他包的整整齐齐,带着他出了门进了城里最大的酒楼醉红楼,用他和自己的二师兄换了一本书生娘子的喜欢的《山水十色下卷》。

于是,寒光十四有了个新的主人,这个主人的名字他还不知道,姑且就称作二师兄吧。

他成了二师兄的剑。
寒光十四是在大师兄家的后院子里见着二师兄的。

对于这个新主人,寒光十四感到很不满意。

好吧,新主人长得还算不错,不过在一只剑精的眼里凡人的皮相又算的了什么?这个新主人身体不太好,成天躺在床上,说是早年在魔教里做过探子被发现之后让人废了武功挑断了手脚筋送回来了,现在虽然手脚筋被什么神医接回去了,但是人也差不多是半个残废,如今又寄居在大师兄的家里,寒光十四很鄙视这个没用的主人。

一日,天空里飘着点微雪,白的雪片片点点挂在树上铺在地上,二师兄坐在一树梅花下,正出神的盯着插在地上的寒光十四,一双清亮的眼睛里写满了寒光十四看不懂的东西。

寒光十四被他盯的浑身发毛,二师兄举起自己无力的右手,神情间有些苦涩,却在这个时候,大师兄来了,大师兄叫什么寒光十四也不甚清楚,不过如果要寒光十四换个主人,它倒是挺青睐这位大师兄的,大师兄年纪轻轻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少侠,相貌英俊,男子汉气概十足,却又带点书生气,望着人的时候两个眼睛温柔极了,就像是现在,他一手撑着伞一手搭在二师兄细瘦的肩膀上,很恳切的说道:“小真,这儿下雪了,还是回屋吧。”

二师兄却不太领情,其实寒光十四早发现了,二师兄就像是个冰山似的,除了对待偶尔来串门的晋岚和小师弟会露出笑容之外,他对任何人都是这么个冷冷淡淡的样子。

“昨夜听见了雪声,所以便到院子里看看。”二师兄波澜不惊的给自己倒着茶,只是他的手不太利索,废了好大的功夫才把杯子倒满。

大师兄忙不迭的帮二师兄捧起了茶杯,却被二师兄轻轻的打开手:“不劳师兄,莫真不济,这点小事还是能做的。”

大师兄神色有些黯然:“小真……对不起,当初若不是我让你去魔教你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二师兄恹恹的说:“与你无关。”

大师兄却不死心的捉住了二师兄那一双仿佛是白玉凝成的手:“小真……这怎么和我没关系?你知道的,小真,这么多年,我的心里一直都有你……”

寒光十四起了一身的剑皮疙瘩,他开始觉得大师兄其实也不怎么靠谱。

二师兄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师兄,这些话若是你在两年前对我说,兴许我还会信你,但是现在——晚了,你以为我不清楚当初是谁把我推进那人的房屋的么?当时我明明与你一同喝酒怎么喝着喝着就上了他人的床?咳咳咳……”二师兄说道后来,神情有些激动,不住的咳嗽起来。

大师兄有些恼羞成怒,但是又心疼二师兄,帮他拍着背一遍说道:“小真,我,我不是想要让我们能够顺利的在一起么,我爹是他爹的手下,我不想背负魔教妖人的名号……只要,只要杀死他,你我就能在一起了,而他又那么的喜欢你……这样才能让他放下戒心……”

“放下戒心?”二师兄似笑非笑的扫了他一眼,在沉默的寒光十四看来那眉目之间倒真是如同入画一般,他自修成一只剑精一来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也会心跳的。

……那是怎么回事?寒光十四困惑了。

二师兄还在继续说:“他如果真的放下戒心了,还会这般对我么?将我武功废去,挑断手脚筋,用链子绑住我,若不是师弟救我,我怕是这一辈子都逃不回来了。”

二师兄是被晋岚就回来的,寒光十四记得挺清楚,那天雨下的很大,晋岚同他那位面如好女的小师弟偷偷潜入魔教,将虚弱不堪的二师兄,寒光十四被晋岚挂在腰间,只看到二师兄露出来的雪白的脚踝上被金链子勒出的一道淡淡的红痕,无端的觉得有些刺目。

大师兄很窘迫,又想抱住那一双瘦弱的肩膀,但是最终却碍于二师兄冷如寒石的眼神,只得讪讪的收回手。

“师弟,小真,我对不住你……你还怨我么?”

“少年弟子江湖老,我已经无力于这些恩怨情仇了,只求你能让我安安静静的过日子,不要再来打扰我,你要去做你的名门大侠就去做你的大侠,你要娶朱家小姐就去取朱家小姐。”

大师兄听罢,眼睛一亮:“师弟,你是不是还在乎我?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娶朱少华?只要你说一句,我立马就退了这门亲事”

“我同你说了,你已经与我无关了,我不知道你同师父说了什么让我只得住在你这儿,我若是手脚完好,我是决计不会同你共居一室的。”二师兄冷淡的说完,又低下头抿了口茶,一副爱不理不理的样子,大师兄踌躇了半晌,最终将伞固定在树枝上,恋恋不舍的离去。

二师兄听着大师兄的脚步声远了,两根俊秀的眉毛也拧了起来,他静静的坐在细雪寒梅中,不知再想些什么。

寒光十四一会儿看看天,一会儿看看雪,一会儿又看看梅花,最后目光停驻在二师兄那一张洁白的脸上的。

当真是……梅花都不如他。

寒光十四寂寞如雪的想着。

冬去春来,大师兄已为人夫,但是他还是死皮赖脸的隔三差五的骚扰二师兄,不对,是莫真,寒光十四已经知道自己的主人的名字,自然不能再用二师兄称呼他了。

莫真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虽然提不起重物,但是好歹能握住笔了,他曾不止一次的要把寒光十四抽出剑鞘,但是每每握住了剑柄,比划了几招,却又把它放了回去,表情茫然的让寒光十四觉得痛心极了。

云破月来花弄影,寂静的夜风从半敞的窗子里吹了进来,带着一点甜腻的香味,二师兄正伏在案边背默剑谱,他闻到空气中的味道,忽然抬起了头,神色惊慌的看向了房门,寒光十四看他表情大变,禁不住也转过眼跟着看去——一个一身煞气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的脸上挂着一抹江湖上被称为‘邪魅一笑很倾城’弧度,乌黑邪美的眼眸看着惊诧不已的二师兄:“小真,怎么见到我这么害怕?”

莫真声音里有些颤抖,但是他还是强作镇定握紧手里的笔杆子:“苏臻,你,你怎么能进这青梅山庄的?”

“哦?你这是担心我么——”苏臻长脚一抬,几步就走到已经无路可逃的二师兄的跟前,捏着莫真细白的下巴,笑眯眯的说道:“你口中的青梅山庄不过是我魔教的一个小小的分舵,我身为一教之主怎么不能进来?就连你那大英雄一般的大师兄也只是我手下的一条狗而已,若不是我实在喜欢你,我才不想来着破地方呢。”

莫真一双墨玉一般的眼睛里早就蓄满了水汽,他咬着嘴唇,死死的瞪着苏臻,对方不为所动,反倒是狠狠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大口,得意洋洋的搂着他:“我的小真,你可是让为夫找了好久也忍的好难受呢。”他一边说,一边捉着莫真漂亮的手摸着自己的下处,莫真手猛地一颤,低下头垂下长长眼睫。

苏臻见他这般反应,哈哈大笑的把他抱到了床上,一双大手在他的身子上摸来摸去,不少片刻,两人便衣衫褪尽,莫真被他抱在怀里,咬着牙喘息着。

“你心里抗拒我也没用处,你这身子可是我一手调教出来的,不然我摸一摸你,你怎么就湿成这样?”

寒光十四这是第一次看到凡人做那事,不由得支着不存在的耳朵认真的听着。

“闭上……你的脏嘴……”二师兄像是被苏臻压制住了,只得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音里还带着点媚意,听得寒光十四心儿一跳。

“是是,娘子让我住嘴,那我便不说话就是……真紧……!”

什么紧?!寒光十四有些纳闷,他原本本着非礼勿视的心态佯装自己看不见,但是他现在心里有点痒痒,终于忍不住的转过了眼珠子朝着床里的两个人看去。

这不看还不打紧,这一看……那位魔教教主三根手指头正插在二师兄的两片薄臀之间的粉色的入口里,而他自己也是一丝`不挂,下处的孽根正变粗变长。

原来……人身上也是带着柄剑的。

不知是眼花还是寒光十四实在天真,他很认真的觉得二两君同他一样也是把剑,只是模样古怪些,而——二师兄,不对是莫真身上居然有个如此漂亮可爱的剑鞘!

寒光十四眼睛一眯,他忽然能理解为什么有的剑放着好端端的剑不做想要变成人了,原来人也是有剑的,而且还有剑鞘!

他觉得自己浑身发热,他有些羡慕嫉妒恨的看着苏臻的那柄粗长的丑剑,它正在自己肖想的剑鞘外磨蹭着,还不住的吐着汁水——咦,这难道是这把剑的独到之处?还能射东西?

寒光十四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冷静下来了,他全身叫嚣着,他想变成人!然后——插入莫真的剑鞘里!毕竟他的剑形比较冰冷庞大,如果是剑的形态进去会弄伤主人的。

如果变成人,那么自己的剑就能像苏臻的这柄一样可长可短可粗可细还能射东西虽然丑了些但是好歹能正正好好的插进去?

寒光十四一边兴奋的想着,一边看着那把敌剑正一点点的插入主人的小洞,他立马愤怒了。

混蛋,那是他寒光十四认定的剑鞘!

脑子里这么想着,寒光十四也挂不住了,他努力的想着变成人的咒语,一边焦急的看着床上的两人,却在这个时候,苏臻忽然不动了,他睁着眼睛看着莫真,不可置信的说道:“莫真,你下毒?”

二师兄猛的推开他,冷笑道:“我待在这里就能料到这一天……你方才……吻,吻我的时候我就咬破了一直藏在舌头下的毒药……我不能手刃你,就与你同归于尽!”

苏臻嘴里吐出乌黑的血来,他愤恨的看着莫真,忽然大笑:“哈哈哈,同你一起死倒也不错,去那地底下做一对鬼鸳鸯……莫真,你以为你逃得掉么?上穷碧落下黄泉,你到哪儿,我就追到哪儿!”

№ 1 By 横空

莫真的嘴角也溢出了血丝,他沉默的说道:“我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要你死了,我才……我才……觉得甘心。”

苏臻见着他眉眼里的恨意,却不生气:“我死了你也活不了,我怕什么?你大师兄简霄那个蠢物配不上你,我们才是天生一对,你叫莫真,我叫苏臻,都是真(臻)你不是我的,还是谁的?”

莫真听着他的话,却只是冷冷的笑:“你若不死,我怎么对得起自己?我的武功,我的报复全没了,我现在是个废人,还做过魔教贼人的禁脔……这一口气,我实在咽不下去,就算没有简霄,我也不会喜欢上你,况且,我对简霄的情意早就消淡了……咳咳咳……我这一生……不过就是个笑话……但是能杀死你……我没有遗憾了。”

苏臻听着耳力,心里既伤心又愤怒,他很想掐死眼前这个让他疯狂的男人,但是全身上下又没有一丝力气,只得同他一起等死,在昏昏沉沉之间,他忽然觉得眼前多了一道黑影,他眼睁睁的看着黑影将昏死过去的莫真抱了起来消失在了夜色中。

寒光十四现在很着急,他好不容易变成了人,但是二师兄却吞下了毒药打算寻死,他急急忙忙的把人抱了起来,却又开始迷惘自己究竟应该把莫真带到哪儿去,思来想去,他决心把莫真带到自己修炼成精的地方——小南山。

寒光十四还是个铁石的时候就待在小南山一角的山洞里,后来有个隐退的剑侠见他是块可塑之才,便把铁石带到了山下的武器店里打成了一把剑,也就是寒光十四,寒光十四跟着这位剑侠天天待在山上练剑,久而久之,剑侠变成了剑仙,寒光十四也修炼了成一只剑精。

剑仙早已不再,但是他住的山洞保存的还是相当完好,几百年来都没什么变化,像是一直有人打理一般,非常的干净。

寒光十四小心翼翼的把二师兄放在床上,看着脸色灰白的二师兄,他心里焦急万分,可是他又不懂医术,只得干着急,眼看着二师兄脸色越来越难看,身子也渐渐冰冷起来,寒光十四便一咬牙做下了个决定。

他没有什么宝贝,当剑精当了这么久也只有颗内丹而已,他把内丹吐了出来,在山泉里冲了又冲,擦的干干净净的,又将内丹掰成了两半,搓成了两个球,看上去像个药丸子,自己吞回去一个,又把另一个塞进了二师兄的嘴边里。

可是二师兄却不甚领情,他的嘴巴抿得紧紧的,牙关紧锁,寒光十四苦恼了很久实在没有法子,只得自己喝了一口水,弯腰把内丹哺给了莫真。

把内丹彻底推进莫真的喉咙里,寒光十四又喂了他一口水,最后恋恋不舍的舔了舔莫真柔软的嘴唇,想着这人的嘴巴怎么有股甜味,又狠狠的吸了那两片唇瓣几口。

不想,莫真却在这个时候睁开了那一双漆黑如墨的双眼。

“你是……无常君么?”

寒光十四想了想,他只记得自己叫做寒光十四,没有无常君的后缀,便摇了摇头。

“那……你是谁?”莫真一下子清明起来,他注意到这个压在在他身上的男人居然没有穿衣服,而自己也是衣衫不整的模样,他警惕的退后了一些:“为何我……我会和你在一起?”

寒光十四心里很难受,他低下脑袋,认真的解释道:“我,我不是什么坏人……我……是……寒光十四。”

二师兄的眼珠子转了转:“寒光十四?!”怎么听着有些耳熟?像是晋岚师弟给他的那把剑的名字?

寒光十四点点头然后说道:“是,是的,我原本是一柄剑,被晋岚送给了你,我便是你的剑了,我……我成了精……看到那人那样欺负你我就变成人……带你到这儿,你怕我么?”剑第一次说这么多话,并不利索,莫真听在耳朵里,有些狐疑的看着他,随后到:“你既然是剑,刚刚为什么……非礼我?”

寒光十四脸红了红,随后说:“我刚刚是喂你吃药。”

“你还懂医术?”

“不,不是,我给你吃的是我的内丹。”咦,莫真吃了他的内丹,那岂不是也变成了一只剑精?

莫真还是一脸不相信的看着他。

寒光十四心里有点小伤心,他闭上了眼睛,嘴里念念有词,一道冰蓝色的咒文跟着他转着,转眼他就变回了那把剑。

莫真吃惊的看着他:“……你真的是剑?”

寒光十四摇了摇自己剑柄上挂着的剑穗算是承认。

莫真神色便了又便,最终叹气道:“你变回人吧。”

好一会儿,寒光十四也没个动静,就在莫真觉得这一切不过市场幻觉之时,寒光十四却闷闷发出了人言:“我变不回来了。”

“为何?”

“……内丹少了一半,一时之间变不成人……”

二师兄神色间有些动容,他摸了摸寒光十四的剑柄:“想不到我活了半生,只有个妖精对我好……”

寒光十四轻轻的说:“你还有师父,还有师弟……不要难过。”剑穗安抚似的蹭了蹭莫真的手背。

就这样,二师兄和寒光十四住在了山洞里,寒光十四在一个月圆之夜终于变成了人,他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身衣服,非常贴身,莫真一问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的那个剑鞘,莫真觉得寒光十四这个名字太长太繁琐,索性只叫他寒光,于是寒光十四变成了莫真的寒光。

春去秋来,寒光同莫真已经同住了半年之久,两人虽然同居一洞但是却过着相敬如宾的日子,莫真觉得很自在,没有懦弱又烦人的大师兄,没有恐怖缠人的魔教贼人,身边只有一个听话又安静的寒光,两人每天喝喝茶,下下棋,种种花,有时候还去河边钓钓鱼,日子很惬意。但是寒光却不同,寒光心里早就把莫真当做了自己的剑鞘,原先的剑鞘已经变作了衣服,那现在自己就只有一个剑鞘了,剑鞘于他而言就等于凡人的娘子,当然之前的剑鞘和他连在一起的铁石大致而成,同他本是一体,这就另当别论,现在明明漂亮的剑鞘近在眼前他却插不得,这委实让他苦恼。

怎么办呢?他偷偷的看了一眼在一旁认真的握着钓竿的莫真,对方正全神贯注的盯着湖水,寒光吞了吞口水,好吧,梅花不如他,荷花也不如他,这山这水都不如他,若是能同他一起死在这里,他也心甘情愿,这么一想,他倒是有些理解那位几近疯癫的魔教教主了。

莫真被他盯的不自在,手里也是微微的一抖,一条原本要上钩的小鱼就这样跑了,莫真索性放下钓竿,转头看着寒光:“你——看我作甚?鱼都跑了。”

寒光没想到莫真会突然发问,口里已经老老实实的说:“不看你我难受。”

“……”

莫真一张细白的脸皮也微微的红了。

又是一日,莫真同寒光对弈,寒光原本对这些一窍不通,不过有了莫真的指点,他也会了不少,他正举着手里的炮不知道打哪里好,莫真看他要走错了步子,忙抬手捉住了他他的手指头:“你这样会输的。”

不想寒光反而捉起了他的手,一双漂亮的眼睛失神的看着莫真,两人尴尬半晌,莫真轻咳一声,寒光这才撤回了手:“抱……歉……方才一时情难自禁……”

好一会儿,莫真的声音如同蚊子一样细细的传来:“继续。”

寒光立马又捉住了他的手,莫真轻声道:“不是叫你……这个,是继续下棋之意。”

寒光仍是不松手:“莫真,我想问问你,你……会不会有这种感觉……”

“什么感觉?”莫真的眼神飘了飘。

“就是,突然好在乎一个人,时时刻刻想着他,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一般,见着了他又不知道说什么做什么才能让他高兴……我本是个剑精,原身是块铁石,都说草木无情,想必剑也是一样的,但是……我现在……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病?”

莫真听完他的话,低头说道:“你没病,你只是喜欢他罢了。”

喜,喜欢?这似乎听上去比插鞘还要来的郑重些,寒光看着莫真月光一般结巴的脸蛋,又支支吾吾的说:“莫真,你……是不是喜欢男人?”

“……!”莫真猛地抬头:“你……要是这么说……我也不是很清楚,年少的时候我同小师妹两小无猜,再大一些同师兄游历江湖……互生情愫,而后遇到了那人,我心里只有恨……我讨厌被强迫被囚禁的感觉。”

寒光看着他脸色突然苍白起来,想必被苏臻折磨的那段岁月实在不堪,他心里跟着难过,紧紧的握住了莫真冰冷的双手。

那夜之后,两人谁也不提这些,寒光更是比先前还要小心翼翼,生怕自己的一言一行会让莫真想起过去的伤口。

莫真倒是有些不高兴了,寒光最近有些躲避他,两人有时候大半天也见不上面,他脸皮薄也不好意思说出来,只是在一次吃饭的时候,莫真状似无意的说道:“你我常住在山洞里也不是办法,我打算过几日砍些树木造个屋子……你说如何?”

正在低头给莫真兄剥着虾壳的寒光立马紧张的抬头:“这怎么可以?你的手……你的身子怎么能去砍树?而且你我二人在一起也好有个照料……”

“你是不是嫌弃我是个废人?”

“怎么,怎么可能?”

“那你是不是嫌弃我曾经被魔教贼人侮辱过?”

“更,更不可能,我心疼你还来不起,我还怕你嫌弃我是一个妖怪……”

“那你为何……不,不喜欢我……”

“那更不可能,我活这么久就喜欢你了,你是我找了这么多年的剑鞘,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

“剑——鞘?!”莫真有些奇怪的看着他。

寒光暗叫不好,自己怎么能把心里龌龊的思想暴露出来?!他结结巴巴的说:“就,就是娘子的意思……对,对一柄剑来说,剑鞘就是娘子。”

莫真神色古怪的看着:“你娘子被你穿在身上了。”

寒光一把抱住莫真:“那不是娘子,那原本就是我身上的铁石取下来的,你才是我想要的剑鞘……娘子。”

莫真被他抱在怀里,耳朵贴着他宽厚的胸膛,放松了自己的是身体,对着他微微笑道:“此话当真?”

寒光欢天喜地的抱紧了他:“当然!如若有假,便罚我这辈子都不能插入鞘中!”

莫真神色警惕起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寒光知道自己又不小心暴露了内心深处的想法,只得低头吻住了自己肖想很久的双唇把莫真所有的疑问都封在嘴里。

插鞘什么的……还是插完再说吧!

……

翌日,看着在自己怀里睡得正香的莫真,寒光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巴。

果然……没有剑鞘的剑就不是好剑!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