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宝不哭》坑 by 阿吴

可爱兔子受。博主对兔子受有执念!虽然是坑但是既然是不雷的兔子受,还是up上来了。

 

 

无论在仙界、妖魔界还是人界,落霞山的名气都是响当当的大。如果说幻林的琼浆玉露是修仙者的第一梦想饮品,那麽离幻林三百里外的落霞山便是修仙者心中排行第一的绝佳修炼地。这里人杰地灵山清水秀汇聚天下灵气不说,最最难得的是盘踞在此处的邪恶妖魔经过上一次仙魔大战已经全军覆没。剩下几个小角色元气大伤不堪一击,纷纷躲在深处不愿露面。所以附近大大小小的山头都给各路修仙大军给占了个遍。东边山坡上住了群修道者,西边池塘内有十余条期望成龙的鲤鱼妖。人妖混杂集中修炼。个个都指望著能借天地灵气加快进程,早日修成正果。
照理说既然妖怪多,除魔人自然也该多。但落霞山除了以灵气充沛而扬名三界外,还有一块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号称人魔和平共处的金漆招牌。全因为这些占山修炼地妖怪实在温顺乖巧得过分。平日多隐居靠吸取日月精露为生,偶然化成人形到山下小镇买东西要五个铜板它一个都不会赖。几百年下来,人妖相处居然也相安无事。集市内常常有化成人形的妖精下山贩卖山货,也算是世间一景。
照白背著小背囊呼哧呼哧地爬到落霞山山顶,一屁股坐在凉亭石凳上再也动不了。饿得扁下去的肚子响得像在打雷,两条超负荷劳动的小腿抖得像锺摆。他趴在石桌上懒洋洋地休息了一阵,不死心地又打开随身小包裹继续搜索。好不容易抖出一点点饼屑,立刻狂风扫落叶般统统扫进嘴巴里。
“完蛋了…吃了以後更饿……”
美味无比的百花饼勾动了照白肚子里正挨著饿的馋虫,他有气无力地强撑起身体慢慢地踱到路边抓了一把肥美鲜嫩的青草捏在手里,念咒般对自己反复念叨。
“吃下去,吃下去才有力气吃下去才有力气……”
算上刚才的饼屑,他从幻林带出来的食物已经尽数耗完。照白深情地凝视著那把鲜嫩欲滴肥美异常随风轻轻摇摆的翠绿青草,闭起眼睛张开嘴巴恶狠狠地一口咬下。谁料刚嚼上两口,苦涩青涩的味道立刻溢满整个口腔。
“呸呸呸,真难吃!!”
尽管人杰地灵的落霞山连青草已经比一般地方的青草长得好长得嫩,可是照白仍然没办法强迫自己像一只真正的兔子那样去吃草。
没错,他是一只兔子。
严格来讲,他只能算是半只兔子。因为幻林的琼浆玉露功效太猛,他几乎从小就维持人形肉身。除开幻林里面的树妖花精,再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兔子真身是什麽样子。

每谈及此,那些无法自由移动身躯的长辈们都会後悔叹息。他们回忆说照白的原形非常非常可爱,洁白犹如冬雪。小小的,毛绒绒的,被地鼠使者发现缩著身体在百日雏花丛内打呼噜。月光投射下来,像是寒日遗下未融化的小雪球。没有人知道他是怎样穿过幻林众仙严密的防线,也没有人反对将他留下以便照顾。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温柔可爱的小兔子宝宝在幻林的琼浆玉露滋润下居然不足十五天就化出人形。让渴望养宠物的满林子神仙碎了一地玻璃心。
“切!难道我现在就不漂亮了?!”
照白对大家的巨大失落表示无法理解,双手叉腰逐一戳那些高耸如云的树干大声数落。他的皮肤很白,白皙间泛著表示健康的粉红。留到腰间的长发漆黑亮丽,用报春花的花蔓绑起。蔓上盛开的浅黄色的花朵和少年秀丽的容貌之间没有丝毫违和。
漂亮是漂亮,可光有漂亮有个屁用!
众树妖花精们哭丧著脸,在心里小小声地抱怨。谁都意料不到天下间居然会有脾气那麽火爆的兔子。像个小火药桶,一点就著。
早知如此,当初就不给他喝琼浆玉露了。那些都是修仙者们梦寐以求的宝贝,每一口都能使修行大增。想让照白再恢复原来纯真可爱的兔子宝宝模样,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当然,这般奢侈的经历也让生於幻林长於幻林从小吃的全是琼浆仙露花仙制饼的照白现在面对人间的苦涩野草无法下咽。只能拼命干吞唾液,试图哄骗小肚皮。

秋意正浓。漫山遍野的红叶,如片片红云笼罩著整座落霞山和它山脚下的镇子。可肚子饿得快要晕过去的照白却没有心思欣赏美景。他完全失去往日活力,软绵绵地蜷在凉亭角落休息。连凉亭内来了个陌生人都无力理会。
唰唰唰唰。
咦?象是收拢树叶的声音…
劈里啪啦劈里啪啦。
喂喂喂,怎麽烧起火来了?
“呵呵,这火烤红薯正好。”
不是吧?!如此美丽景色大好秋光,你,你,你居然烤红薯?真是太煞风景了!
不过,这烤红薯还真香啊~~~
照白闭著眼睛在脑海里骂人,鼻子却本能地捕捉到烤红薯的诱人香气。那股香甜的味道就像只虫子,一点点一点点地往鼻孔里钻。引发肚子第二波愤怒抗议。
咕噜咕噜咕噜。
肚子里面似乎有两个小人一面鼓,发出的声音又响又亮。照白翻了个身,死命将正不受控制不断发出饥饿噪音的肚子压在身体下面。希望能够将丢脸的声音减到最低。

“是不是饿了?”
罪魁祸首发话了。略低的磁性声音,听得出在强忍笑意。照白委屈地蜷得更紧。幻林的头号心肝宝贝居然沦落到渴求别人施舍一只烤红薯充饥,真真是天下第一悲剧!
“起来吧,我请你吃烤红薯。”
嗯?
“我请你吃,放心,我烤了一堆。”
真的???
“说话算话哦!”
照白按奈不住心中激动,拼尽全力砰地跃起兴奋地冲出来。视线之内却只见到一个浑身黑乎乎脏兮兮的不明物体,吓得他本能往後退。
“说话算话,过来吧。”
不明物体拨开遮在眼睛前的乱发,咧嘴一笑。白森森的牙齿又大又亮活像狼的獠牙。吓得照白又是一颤。
“我是凌景年,你叫什麽名字?”
他瞥了弹开老远僵在原处骑虎难下的照白一眼,顺手把手上正在烤的红薯翻了个面。说。
“原来是只兔子…你既然是兔子化出来的,应该能吃草才对。”
“…你,你看得出我原形?”
照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迟疑地反问。
“还用看嘛?一股兔子的味道。”
脏兮兮黑乎乎的凌姓男子头也不抬,专心致志地继续他的烤红薯大计。照白慢慢地挪到他身边不远处坐下,睁著两只大眼睛问。
“那,你是不是神仙?”
这个问题来得突兀又离奇。凌景年终於有了点严肃的表情,摸著自己下巴。认真地说。
“我是神仙。”
“你真的是神仙?”
“如假包换。”
“给点证据看看?”
“雷来。”
他手一抬一放,连咒都不用念,晴朗的天空内立刻劈下道明晃晃的响雷。炸焦了凉亭外一小片草地,吓走了满树的飞鸟。

“兔子和马,的确不太般配。”
看来神仙大人也同意他的看法,重新恢复招牌动作摸著下巴喃喃自言自语。照白睁圆眼睛频频点头,附和道。
“是很不般配!非常不般配!”
“那你想改个怎麽样的名字?”
凌景年露出理解的慈祥的笑容,看样子已然对照白的痛苦了然於心。得到询问的照白乐滋滋喜洋洋地掰著自己指头数,一口气将十个指头来回数了个遍。
“嗯,要好听响亮威风朗朗上口别致出众又不过於突出……”
“那就是要叫什麽?”
“嘿嘿,不好意思,其实我还没想好。”
沈浸在狂喜中的少年摸了摸後脑,不好意思地咧嘴微笑。
“…………………………”
男人无言。
“算了算了,待我把加注在你名字内的禁咒解除以後你再慢慢决定吧。叫照白是吧?走远点走远点,对,就站在那里没错。”
俗话说皇帝金口说出来的话都是圣旨不能违背,可从神仙嘴巴里,尤其是一些法力高深灵力惊人的言灵类神仙口中说出来的话语才真真正正算得上是不可违背的金口玉言。就算是无心话语,只要被他们本身的超强法力一渲染,便自动变成了类似咒语一样的束缚。
凌景年估计照白的情况便属如此。於是左右双手齐齐结印,口中喃喃不停念咒。旁边照白眼看他掌心中的金色光芒越来越刺眼越来越巨大,连忙迅速地用手臂掩护住脑袋脸蛋,又期待又害怕地等候那渴求已久的一刻来临。
一刻锺以後…
两刻锺以後……
半个时辰以後………
照白弱弱地睁开眼睛,活动著因为长时间维持一个姿势而麻痹了的双手。郁闷地发现神仙大人仍然在耍他那套金光神掌。唯一不同的是刚才灿烂似阳光的金色光芒已经暗得看不见,正一点一点渐渐从他手掌上消失,最终全部不见。
“咳咳,你好像是座骑。”
原本自信满满的凌景年亦很无奈,放下双掌为自己的无能为力做解释。
“简单地说,你现在有主人。你的名字是主人取的,只有他才能更改你的名字。你只能找到那个为你取名字的人,再请求他解除收纳你为座骑的约定。否则的话,你一辈子都得叫照白。”
从欢喜巅峰直堕入失望深渊的照白嘴一撇眼一瞪,反问道。
“座骑?你别开玩笑了,有谁会养一只兔子做座骑?”
“也不是没有,嫦娥仙子就养了只玉兔。”
凌景年举了个说服力不强的例子,别说照白,连他自己都很心虚。毕竟嫦娥养玉兔是为了做伴,不是为了骑著它上天下海。而放眼天宫,各家的仙兽座骑一个比一个炫一个比一个牛。除非脑壳烧坏了,否则还真没哪个神仙愿意用毛茸茸红眼睛的大白兔子做座骑。
“无能仙人!”
“骗子仙人!”
“既然我是无能仙人,那无能仙人烤出来的红薯你也趁早别吃了。”
“喂!喂喂!”
白光一闪,凌景年带著烤好的红薯齐齐在照白眼前消失。留下照白一个人呆站在原地,欲哭无泪地向他消失的方向试图捞回那已经到了嘴边的美餐。

真小气啊。
神仙都那麽小气嘛?
他肯定不是神仙!!!
照白紧握双拳,气呼呼地替怪人下了个定义。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